thumbnail
露西
-The Eternity She Wished For- 如果世界上有机器人能够像人一样微笑,一样哭泣,一样悲伤。 距今不久以后的未来,在人工智能科技已经普及的时代。平时对于机器人完全没有好感的主人公,突然奇遇般地捡到了一台损坏的人工智能。可那不只是普通的机器人,和那些只会重复程序设定台词的机器人不一样。这台仿佛真正人类少女一般的人工智能,会自由…
能不能干脆些
在生活中,这样的情况简直随处可见,帮了一个人的忙,然后被请去吃饭,经过一方的再三推辞以及另一方的盛情难却,总有一方会妥协下来。这种事情无非就两种结果,即邀请成功与失败。而我一直都接受不了这样的过程,为什么不能一次性有个结果呢?如果我愿意去,我就会直接说去,既然你来邀请我了,那就请你不要抱着“请人是个礼,锅里没下你的米”的心态来,这样的虚情假意只会在…
那个小吃店又开张了
今天我以前常吃的那个凉皮肉夹馍终于开始做生意了,老板和老板娘一整个冬天都在沉迷麻将,真是一个季度都没开业,我那段时间真的以为他们发现了新的生财之道,是不是麻将比做生意还来钱快啊!然而今天也并没有问,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吃着我的饭,但我从老板娘和她儿子的对话中已经明白了,这两口子是真的堕落了:   你想吃啥饭? 米饭。 早上不是刚吃过米饭吗? …
快闭嘴吧您
难得周末早起一次,出来找两个卖早点的地方吃个饭,因为是小隔间那种的地方,所以里面并没什么人,里面只有一个老太太和她的孙女。 然而这恐怕是我吃的最糟糕的一顿饭了,全程老太太高能吼着小女孩,也不知道孩子做错了什么值得她冒着犯心脏病的危险大喊大叫,贼尼玛吵,喊的老子都心疼起那个小女孩了。我之所以一直忍着只因为我是穷逼一个,万一那个老女人一言不合给我躺地上…
thumbnail
写给同桌的一封信
桌儿:你好 好久不见,近来好吗,说出来不怕你笑,虽然你我已近十年未见,但还是会想起你。 给你写信的时候,突然发觉自己连书信的格式早已忘记,在这个通信如此发达的今天,已经很少有人写信了吧,忘记了书信格式似乎也是合情合理的吧,但却如何也忘不了你,自你之后,我再未与他人互相称彼此为桌儿,在我心里,桌儿永远是你。 零六年高三,你我相识,见到你,我竟然学会了…
能怎样
啊~又一次相亲失败!!! 从毕业到现在,不知道多少次了,从该开始的能结却不想结婚到现在的想结婚却结不了,真是尴尬,这或许是对我的惩罚吧。 本来第二次相亲就可以结婚的,然而我却沉迷游戏,嫌结婚了没自由,也没对人家说行或不行,人家倒是对我没啥意见,而我却是直接断了联系,我现在这样纯粹是自己作的,活该。 现在好了,各种理由被拒,当然,不会有人说因为你丑,…
thumbnail
错 过
“喂,找哥干啥?” “来下来陪我喝酒。” “卧槽,明天不上班了么?不去。” “你来,还是不来?” “你大爷,在哪?” “楼下烧烤。” 和我关系比较好的一哥们,平时这货都不喝酒,不知道这货今天怎么了,等我下去的时候,桌子旁边已经诞生了三个空酒瓶了。 “你Y没事吧,这肉和菜还没来呢,你就干了三瓶了,怎么了你?” “来,先干一个,等我喝多了,我话就多了,…
改天
今天生日,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已经好几年不过生日了,像我这种喜欢宅的人也不喜欢热闹的地方,觉得生日不就是几个人吃顿饭么,又没人送礼物,没什么好过的。 “生日快乐!”QQ上有好友发来了消息。 “不快乐。” “请吃饭啊!” “你送礼物么?” “那当然!” “行啊,吃啥?” “虾。” “好啊,几点。” “啊?你竟然答应了,还这么爽快。” “嗯,毕竟你送…
这一天,我不想出院
今天是住院的最后一天,出院本是件高兴的事,然而我突然却不想出院。之前由于右耳前瘘管感染,于上周回家到医院做手术,至今出院这天也有一周多了。 已经28了,还没对象,仅有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住院时只好让已经年迈的父亲跟来。曾经以为一个人挺好,没人在耳边絮絮叨叨,没人拉自己逛街,不用做穿哪件衣服好看的选择题……,直至这一刻我才明白,我以前是多么的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