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我不想出院

  今天是住院的最后一天,出院本是件高兴的事,然而我突然却不想出院。算一算从上周回的家到医院做手术,至今出院这天也才有一周多,而就在这十一、二天里,却让我产生了不想离开的念头。

  年纪已经不小了,却还没对象,仅有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住院时只好让已经年迈的父亲跟来。曾经以为一个人挺好,没人在耳边絮絮叨叨,没人拉自己逛街,不用做穿哪件衣服好看的选择题……,直至这一刻我才明白,我以前是多么的无知。

  有些事情,非要亲身经历了才会明白,和父亲出去一起吃饭时才发现,他一直都是跟在我后面的,我找什么样的饭馆吃饭,他就吃什么样的饭,问他想吃什么,他就说随你,我吃什么都行。想起以前,都是我跟在他后面,他在前面带我去吃,然而唯一不变的就是——吃什么都是我决定的。

  我工作的地方,并没有在自己的城市,此刻,我虽然在医院病房中,却仍然感觉到在家,毕竟这里和我的家在一个城市中,可能由于这个原因,我突然不想出院,不想再去那个城市工作,我想待在家里,想待在自己的城市里,我还想找个姑娘结婚,不想再劳烦父亲母亲,他们不该再为我操心,他们应该安享自己的晚年。

  不想出院的原因,大概还因为在住院的这一周,和这个科室的医生护士也基本都熟悉了,然而熟悉了以后,却要离开了,或许,我就不该和她们熟悉起来吧。

  刚到医院时,安排我的那个病房里是有个病人的,不过三天后就出院了,然后就没人再来,若大的病房里就我一个人,偶尔有两个小护士进来说一两句悄悄话,然后就出去了,剩我一个人也只好拿起手机刷流量了。

  住院期间有件我不喜欢的事情,就是不能睡懒觉,医院是八点开始上班,而打扫卫生的老阿姨七点钟就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她会先清理每个病房里的垃圾桶,还会顺带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仿佛是在告诉我该起床了,而我却是转个身,蒙住头继续睡,所以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景,每到早上八点左右,上了年纪的护士长带着一群实习的护士妹妹,有的拿着被罩,有的拿着扫床的小扫帚,围观着一个大龄单身汉起床穿衣服(裤子都是六点闹铃响后穿好的),我都不知道那张老脸他怎么就不红呢。

  其实住院也是挺无聊的,早上起床后,医生将伤口的药换掉,护士再来挂点滴,随便练练扎针的手法,我就躺床上等点滴打完,然后再度过这无所事事的一天。原以为这里就我一个人是这样的,后来才了解到,实习的小护士们和我差不多,她们早上来后,先是打扫床铺,然后安排给各个病人挂点滴,并不时的检查每个病房病人的点滴还有多少,是否还有下一瓶,她们在挂点滴前和换药时都会念一遍病人的名字以确保没有挂错,所有病人的点滴打完后,她们也基本像我一样,有点无聊了,有点像是等待着下班。有时候我在想她们是不是已经记住了这里所有病人的名字,毕竟每个病人的名字她们都会念几遍的,后来才知道,她们并没有记住各个病人的名字,或者她们根本没必要去记,毕竟每个病人的床头卡都写着病人的姓名及病症。然而无聊的我记住了好几个护士的名字,但这又有什么用呢,有事情时喊的还是护士,并不是喊护士的名字,或许不久之后,这些护士的名字都会一一忘掉的。

  这个医院离我以前上学时候常去的新华书店不远,有次吃完饭后去转了一下,已经物是人非,以前一层都是各个年纪的教学音像,如今已被各类早教机所占领,其中竟然还发现了多年不见的复读机。不知如今是否还有学生在用。二楼上基本没有太大变化,文学区还是有许多人在看书,他们的年龄和我上学时来的时候一样,只是我不再是那个年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