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

今夜的寒风将我心撕碎

仓皇的脚步我不醉不归

朦胧的细雨有朦胧的美

酒再来一杯

肤浅而荒唐的我

痛哭的人

 

接受的教育越优秀,就意味着越是崇尚个人价值的实现,也就越是不认可他们那老一代人的价值观。这很像土地主家的少爷被望子成龙的地主老爸送去西洋留学,这位少爷接受的教育越是优秀越是先进,也就越有可能与他当地主的父亲成为仇敌。然而实际上,在他们眼里,只有他们才了解孩子的内心需求和真实想法,而孩子自己并不知道,哪怕孩子亲口说出来,也会被认为是错的。你跟我想的不一样,怎么能这样?肯定我是对的,你是错的!中国家长是世界上嘴上很疼爱子女,而事实上却是内心最自私的人,这里并不是说代沟什么的,而是中国父母的那种控制欲、占有欲。表面上是所谓的疼爱孩子,其实却在做着牺牲孩子幸福的事情,为的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控制欲。中国父母最不懂的就是如何倾听孩子的声音,站在孩子的角度去理解事物,更不懂得如何尊重孩子的选择。几千年的家长式作风,还是那种“老子就是你老子,哪怕我说的都是错的,你也得听”,还有“哪怕你三十大几了,你在我面前还得听我的”之类的“理直气壮”。中国家长的自私还表现为借着孩子的风光或者面子,给自己的脸上贴一层金,哪怕孩子不喜欢,他们也会强制性地把孩子送到自己希望的那种生活方式上,完全不尊重孩子的意愿。如果孩子有了出息,中国父母会想当然地认为孩子的成功是自己一手缔造的。这种可笑而又愚蠢的虚荣心,支撑着他们所谓的面子,以及跟外人吹牛的资本,“我孩子,如何如何”,总是觉得自己的孩子就是比别人的孩子好,而自己呢,生活却过得捉襟见肘,让人觉得除了可笑还有可悲,没有任何其他词语可以形容。更为不可思议的是,这种虚荣心还会扭曲家长的世界观、价值观,让其时常以为“我培养了你,你理所应当孝顺我,不管什么事儿都得听我的”这种不讲道理的作风。如果孩子过得差了,中国父母更是有理,他们很少安慰子女,更不会倾听孩子为什么失败,也不会给其鼓励,反而会说一些“瞧,老子当初就教训过你,你现在傻眼了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等事后诸葛式的空话,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手画脚,总之老子就是比儿子高明。

 

是什么,让我从衣食无忧变成了一贫如洗。以后不再有自己的时间,过着别人按着他们的傻逼想法给你安排好的日子,不再有自己的生活。

“人家都有孙子抱,就我没有,你说人老了不就是活孩子么,现在了我还连个孙子都看不见,我还活个什么劲啊。”

原来,我只不过是给你们生孙子的一个工具人而已。

还是说,你们看我一个人过着舒服,让你们心里不舒服了?你们结婚生孩子,两人吵吵闹闹过了一辈子,然后把我养大,在我身上花钱花时间费精力了。现在看我一个人过的舒舒服服,心里不畅快了是不是?是不是想着你们的日子都过的不容易,凭什么我就可以轻轻松松的过呢?是不是非要让我过的和你们一样辛辛苦苦的吵吵闹闹的劳心劳累的心里才平衡?

既然你们非要这样的毁了我的下半辈子,那我就当我已经死了吧!以后咱们就互相伤害吧!反正我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在乎的了,包括你俩!

说我上学念书都白念了,不好意思,我就是因为念书了,才知道了我要为自己活,我不为任何人活,只为自己,我的命凭什么要为别人去活。我一个几十岁的人,还要别人来安排我怎么活,我可去他妈的吧,被生下来,小时候被按着你们的意思长大,我不会再按着你们的意思变老。

你们既然生了孩子,就得承担要孩子带来的负担和风险,为了让孩子以后结婚生孩子的人不配为人父母。

然而没想到,新中国成立了七十多年了,法律都规定婚姻自由和生育自由这么多年了,还有人有活在封建社会里。不要给我说别人都这么过来了,我为啥就不行呢?别人怎么过来给我有个屁关系,照你这么说,那当初八国联军进来的时候,就别革命了呗,别人都没革命,你孙中山搞什么辛亥革命嘛?人家慈禧太后宁愿逃离皇宫都不反抗,你反抗什么,别人那样都能过日子,就你不行要搞革命,你们给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吧!我想我没理解错吧。别人结婚生孩子了,我也就得像他们一样去结婚去生孩子,对吧?!还给我说什么看着别人抱着孙子,就你没有孙子抱,别人都看你笑话。那我只能说,你活该,你要活在别人的唾沫星子里,你就活该受这罪。你不生我,人生会有许多不同。被生下来过这样的人生,我恨你们。

结婚真他妈的好!一群笑贫不笑娼的东西,他们只会说你结没结婚,而不会说你结了婚会过的怎么样,去你妈的吧,一群把人几十年活在了狗身上的东西,也配对我指指点点。

我曾经以为我这一生就这样了,以后可以学会安安宁宁的做一个行尸走肉的傀儡。然而,终究我还是过不了我这关。

为什么很多上一代的人总喜欢定义别人的人生,因为他们经历了必须整齐划一抹杀个性的特殊年代,于是在那一代生了孩子之后,自然会再把他们经历过的那一套灌输给孩子。于是如今这一批喜欢定义他人人生的人,在当时形成一种基准性格,抹杀个性,而我们这一代,是过渡的一代。我们处于抹杀个性时代与多元化时代的交界处,却也是最挣扎最痛苦,最矛盾混乱的一代。我们中一部分人受到旧一代父母的思想传承,成为新一代抹杀个性者,另一部分则是因为眼界有限,只能看到自己四周的状况,自以为自己身边的小社会就是整个世界,再加上高考制度的全面步入正轨,整个社会都变成了磨石化工厂,高考占据了绝大多数人的人生。人们按部就班的上学、毕业、结婚、生子、死亡,甚至练成功都被定义成飞黄腾达一种模式,也因此我们的一部分人严重缺乏基本人格,变成了三观产生的思想。于是他们认为不顺从就是一切与众不同,就是社会毒瘤必须抹杀,那些不一样的人必须变得和他们一模一样才算正常。

我不想后悔,后悔没有遵从自己的意愿,作为对家人的妥协,遵从了社会的惯性。导致整个我下半辈子,过着自己不想要的生活。生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漫长,我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争吵、赌气、猜疑上。我想趁现在还来得及,去见我想见的人,去做我想做的事,去过我想要的生活,永远不等明天。然而,这些都不可能了!

曾经说过不会抽的烟,都已经吸进肺里好几年;每年生日闭眼许的愿,能有几个可以灵验。有人只能看着地面,抬头都是些肮脏的嘴脸;肺腑之言,人总会变,抱歉。从今天起远离人群,做一只狡猾的狐狸,那天我双手合十,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我用了一半的生命,来思考做人的道理。对不起年少的自己。我望着脚下的影子,像在流浪,那些川流不息的人们,如此的匆忙,可能都已经习惯,用力的把自己伪装,一切那么自然,不声不响,想起那一年的夏天,曾经的梦想天真无邪,回忆身边流失的,到底弄丢了多少时光,已经慢慢习惯了,也快放弃了抵抗,那放不下的,是既倔强又沉重的行囊。感觉自己快要腐烂在这路上,谁不是在流浪,疲惫的快失去方向,也曾细心的装扮,那抹不掉的坚强。怀念曾经的疯狂,那放不下的自己,有过多少次的伤,再也回不去的时光,无法挽留的,走吧!已是曾经的过往。

有人浪迹江湖,有人寒窗苦读,有人阿谀奉承,有人早已麻木,有人嫌贫爱富,有人唯利是图,有人精打细算,有人满不在乎。

有人爱的盲目,有人有眼无珠,有人付之全部,有人一文不出,有人强求幸福,有人庆幸孤独,有人撞破头颅,有人原地踟蹰。

有人家财万贯却还失声痛哭,有人身无分文却也活的舒服,有人入不敷出半杯酒便再无贪图,有人换了张脸企图脱颖而出,有人躲躲藏藏不想引人注目,有人狰狞面目却还装得衣冠楚楚。

他们竖起了耳朵猜喜怒,咧开了笑脸躲城府;我们瞪大了眼睛猜世故,磨尖了牙齿学谈吐。

不过想在平凡世界里找宝物,才会哭着笑着装糊涂。

夜也越来越深,有困意也不想闭上眼睛,一个人沉浸的看着夜空中的星星,享受孤独的高兴,直到熬夜成瘾。习惯没人关心,睡去又不愿醒。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