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不要活的像舔狗

舔狗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注意,这里我用的词,是“奇怪”而不是“好”或者“坏”。

我并不认为舔狗一定是坏人,但他们的行为又确实非常“迷惑”,并且往往达不到目的。

他们会疯狂的自我感动,陷入各种圣母幻想,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默默付出,在大结局会被别人突然发现“他原来这么伟大”的英雄形象,然后对着空气一顿输出。

哪怕异性已经明确拒绝了他们,明确的告诉他们他们的付出自己并不想要,甚至还会造成困扰。

舔狗们也根本不会在意,反而会认为是自己输出的程度不够,自己应该加大力度,感动了自己,恶心了别人。

当然,他们也不是完全不求回报,他们无比希望自己舔到最后能应有尽有,他们默认世界应该像自动售货机一样,自己投币就往外弹饮料,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达成目的的正确手段,如果得不到回应,暴怒的问“自己付出了那么多,你怎么可以不感动,怎么可以不回报”。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强买强卖和道德绑架,对方本来就没有要回馈他的必要性和必须性。

甚至对方都不一定知道他的自我感动。

舔狗这种生物不分男女,也并不只在情场上出现,在职场,在生活中,这种人到处都是。

尤其是职场中,总有那么一些人,吭哧吭哧做了一大堆事,又不邀功,又不表态,不争不抢,你问他要啥,他说没啥,但又不是真的没啥,心里明明有一堆话想说,但就是不好意思开口,指望别人能自行领悟。

等到别人都习惯他做一个默默付出的老好人,已经不把他当回事了,他突然撂挑子摔东西,大喊别人占他便宜,自己饱受欺凌没有回报。

大哥,你不说,是真的没你的,这年头哪有这么多理所应当的东西,领导又不是机器人,你不跟领导汇报工作,领导用先天神算来算你干了多少?

人人皆可为舔狗,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出现舔狗。

甚至于,父母也不例外,一不小心,也容易做成舔狗父母。

在当爹当妈这事儿上,一直以来我就觉得很奇怪,大家永远歌颂父母对孩子的无私付出,动不动就呼唤六个钱包,好像从有了娃开始,每个人就不是人了,而是XXX的爸爸/妈妈,下半生的生命意义就是怎么让娃阶级跃迁。

就,很魔幻。

这种现象真怪不得年轻人恐婚恐育,这年头大家活的这么累,谁也不想舔孩子啊,别说孩子了,就是对另一半都不想舔了,不谈恋爱,屁事没有。

这种明显不合理的付出现象之所以能存在,是因为世界上存在另一种潜在的道德规则,那就是孩子应该回报父母。

这是一个社会公认的基础规则,公认到很多父母觉得根本不需要把这个话题跟子女耳提面命,社会上有足够多的人会教他做人。

所以父母这个舔狗当起来开心,是因为父母默认自己舔到最后一定应有尽有,自己对子女的付出一定能得到回报。

但现在的问题是,这种平衡破掉了,舔到最后去要回报,别人反而觉得你无理取闹。

以前有一个用来讲父母苦心付出的故事,说一个妈妈从来都把鱼肚子给孩子吃,孩子问为什么妈妈不吃鱼肚子,妈妈就说自己喜欢吃鱼头,等到后来妈妈病重要挂了,儿子找来了鱼头给妈妈吃,妈妈颤巍巍的说:其实,我喜欢吃的是鱼肚子。

我小时候听了真的很感动,长大后觉得有点黑色幽默,结果前两天看到一个评论,说,

 

“这个妈也太牛了,像个刺客一样潜伏了四十年,在临死之前给儿子来一下狠的,换儿子下半辈子心理阴影。”

 

这个角度一下子击中了我,我顿时没法直视这个故事了。

我都不知道是我坏掉了还是世界坏掉了。

再回头一想,突然发现这种事情扎堆出现本质上是在给社会补缺。

父母付出谓之慈,子女回报谓之孝。

有付出,有回报,这其实是挺完美的一个循环。

正是因为这是一场交易,有一定的公平性,这种模式才能在几千年里延续下来。

但现在时代变的太快了,道德压力很多时候已经快要不存在了。

同样一句话,你10年前说,和10年后说,完全是不一样的后果。

现在不同观点在社会上到处乱窜,你以为自己付出一切教养孩子孩子应该感恩,还等着孩子自己开悟,但可能人家上网刷刷刷看到一个“父母无恩论”,怪罪一下“原生家庭”,这还玩个毛线球。

父母觉得自己付出白付出了,孩子觉得又不是我让你付出的,大家都没错,但这事就看起来很难看你说该怎么办?

所以我觉得,父母就不应该做舔狗,应该把付出算的更清楚。

混的像舔狗,归根结底就是因为他们爱孩子,但同时又有所求,但又觉得这东西不需要说。

归根究底是爱的不纯粹了。

一边牺牲自我,花式付出,积累了满肚子的怨气,觉得孩子拖累了自己,一边又不敢把这种阴暗的想法宣之于口,只敢藏着掖着的讲漂亮话,寄希望孩子自己领悟什么叫世上只有妈妈好。

还有一些倒是会抱怨,但是只会讲自己付出了多少多少,疯狂道德绑架,压的孩子喘不过来气,却从来没说过自己需要什么。

需求不是这么提的,不要让人猜谜题。

给这世间最难的事排个座次,“理解”肯定是要拍进前几的,要是人与人之间那么容易达成共识,“知己”就不用当成一个美好的典故来谈了。

啥都不说,就想让别人猜出自己心思的人,要不然是在彰显自己的卖点,要不然就是纯粹的犯贱。

现在这个时代信息量太大了,大家为了处理生活中不重要的信息已经要累死了,这种重要信息已经没有被反复咀嚼思考的时间了,你不清楚说出来,那是真的搞不清楚的。

这不是人的问题,而是信息密度的问题。

而且看看现在一些爹妈的做法,不就是标准的舔狗做法?

要不然沉浸在自我感动里把自虐当成理所应当,完全不问对方需不需要就疯狂给对方叠buff;

要不然就成天把自己为对方做了什么挂在嘴边,寄希望于用沉重的道德压力逼对方就范。

尤其是一些舔狗父母的语录,你挡住上下文根本分不清这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爹妈还是一个心态崩了的舔狗,像什么:

 

“只要你开心快乐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都是为你好”

“我会害你吗?”

“你怎么只考虑自己。”

“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对得起我吗?”

 

充满了那种“我把自己放在很卑微的地方,但是你敢不按我的心意来你试试”的舔狗思维。

与其大家都在这里演这么一场大家都尴尬的戏,不如直接干脆一点,别讲这些有的没的了,咱从一开始就把事情说清楚。

真不需要孩子有回报就别临到头了再卖惨翻旧账,非要别人按照你的心意过活。

你要还是有一个养老预期,觉得自己需要孩子回来享受一个天伦之乐,就别天天灌输一些“孩子勇敢飞,父母永远是你的后盾”的鸡汤,不要把他往996人上人的位置上拱。

需要孩子将来做什么,从小都讲明白,大家规矩都立住了,让他知道现在得到的一切都是有代价的,父母也有自己的人生,大家是一起努力而不是你的奴隶。

这些当然要父母主动去做啊,因为孩子不可能自己领悟的。

人家从小接触到的东西就没有这方面的玩意,你都不告诉别人你需要什么,人家从来都没把你纳入他的长期人生规划中,到头来你突然又告诉他你欠我的,你得还,这到底是谁比较难缠?

大家年轻的时候都是我命由我不由天,怎么当了父母就舔起来了?

站起来,一个人自始至终应该舔的只有自己。

现在很多家长其实也在这么做,但做歪了。

搞什么感恩教育,试图用群体刻奇来施加道德压力,不能说他们不对,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单方面的舔不行,但他们还抹不开脸,还非要把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这就很没有意思了。

毕竟转头孩子只要把你从道德制高点上拉下来,或者不认可你这套,这通教育就白瞎了。

真的,没必要。

现在这个世界很多东西就是赤裸裸的,你避而不谈,不代表这些就不会影响你。

家是一个整体,应当所有人都在为家奋斗。

不能一直把自己当成奉献的舔狗,而不把孩子拉进来一起为了家庭发展做贡献。

这时候指望对方自己被社会压力压到学会为家庭做牺牲,这怎么可能嘛,人都是自私的,孩子扳着手指头算算,你干预他个人发展的那些部分他记得更清楚。

做不好一对好爹妈,好歹做一对好商人,用商人的思维立牌坊,这事大家都挺难办的。

所以归根究底还是,永远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做人,还得靠自己。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