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命运
“是你吗?” 她摘下口罩向我打招呼时,我正准备播放耳机里的音乐,享受难得的午后时光。 起初,我没认出她是谁,但她说出了我的名字。我搜刮能想到的所有记忆,先是熟悉的场景,我看到自己站在教室中;再是熟悉的声音和气味,我嗅到孩子身上特有的充满活力的味道,听到尚未变声时的稚言稚语。这股记忆仿佛一条溪流,从记忆深林中款款流过,连同她的声音一起,带来了相当的清…
thumbnail
荡漾在泡沫里的鲜花墓碑
雅雅反复做着一个梦——夏日黄昏的卧室里,躺在铺满夜来香的床上昏昏睡去,也可能是昏沉死去,四周是驳杂的白,银色的锋利的白,阴影里镶着灰边的白,被夕照映成橘色的白,夜来香沉沉的香气像是一床密不透风的被子死死压着她,不能动弹,也不能呼吸,她在狂乱的心悸中醒来。 从小生长在江畔小镇的她,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夜来香。她对这种植物的了解只来自文字和影像的想象。小镇…
一个人的婚礼
行驶的火车上,黄昏的风景如影片凌乱了码率,思绪在其中逃逸,同时另有召唤。麦子这趟回北京是帮一个朋友办“婚礼”——一场名义不清的宴席。也许他不该答应,但还是回来了。他们是发小,曾一起上过画班,一起考过美院,一起当过驴友,一起去阿拉伯国家犯过傻。只是近些年联系少了。 朋友名叫刘银,自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画画,在独立艺术家圈里也算有点儿名气,但一直穷困。实…
曾是超人的孩子
坦白说,护士这份工作,让我知道,世上最有效的心灵麻药,就是不断、不断地面对死亡。 当初报选大学专业时,我坐在电脑前,面对林林总总的选项毫无头绪,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适合自己。妈妈在身边出主意,说护士怎么样,工作稳定,待遇也好。“那就选护士吧。”我说。就这样,我人生三分之一的轨道就在这短短几分钟被决定下来。起初,包括在大学四年间,我都对未…
thumbnail
海明威《老人与海》
老人驾着船去出海,带回来的却是一副大得不可思议的鱼骨。在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中,我读到了一个英雄的故事。 在这本书里,只有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故事和纯洁到如同两滴清水的人物。然而,它却那么清楚而有力地揭示出人性中强悍的一面。在我看来,再没有什么故事能比这样的故事更动人,再没有什么搏斗能比这样的搏斗更壮丽了。 我不相信人会有所谓的“命运”,但是我相…
时光若刻
我开始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是在5岁那年,准确地说是在1990年的11月2号。 那是一个起风的星期五,天气有些阴霾,早晨起床时妈妈让我多穿点,因为今天开始要降温。那天早上一进幼儿园,我就因为和一个名叫高恒的小胖子打架,被我们的孙老师给抓住了。孙老师是一个很温柔的女老师,那年她23岁,刚从大学毕业不久,那天她穿着一件暖黄色的线衣,梳着一个很好看的马尾辫…
我们被这个世界改变了太多
那天某网站的编辑给我送点东西过来,一个女孩大老远跑过来又正好赶上饭点,我就顺便请她吃顿晚饭。挺朴素一个女孩,说说笑笑半个小时就吃差不多了。结账的时候,她挺认真的看着我问:“哥,剩下的菜我能打包么?” 我一愣,问:“打包剩菜干啥啊?你喜欢吃啥,我再给你买点呗。” 她:“不用,不用,这不我男朋友还没吃饭呢么。” 在外面吃饭还能想到自己男朋友,这么质朴的…
thumbnail
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天性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天地万物,皆因人而异! 有一句话说的很深刻:狂欢,是一群人的孤独;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都是狂欢,一个是需…
乌合之众
1.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2.群体只会干两种事——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 3.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4.…